首页» 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陈人杰海拔4800米三届援藏铸就极地放歌中国梦
2016-12-08  作者:  

 

   中宣部雪域星光——陈人杰篇

 

  

 

  这是一张“俞正声会见西藏自治区各族各届群众代表及援藏干部”新华社报道中图片,看似普通,却因为一群人的存在而显得特别。

  照片上这位受到俞正声政协主席接见的人,叫陈人杰,是一位来处浙江的中信集团援藏干部。

  是什么吸引他从江南水乡来到高原雪域?又是什么坚定他在艰苦缺氧的环境中扎根奉献?

  陈人杰。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徐志摩诗歌奖、《诗刊》年度奖、扬子江诗学奖、西藏自治区五年一届的最高文学奖珠穆朗玛奖特别奖的获得者。2013年6月,他被评为自治区第六届优秀援藏干部;2014年,中国全面小康十大杰出贡献人物,西藏自治区扶贫先进个人;2016年,中信集团优秀党员。

  此时的陈人杰正在浙江老家探亲休假。宝贵的假期对于妻子和两个孩子来说并不是很长。纵使每一天24小时都和家人在一起,都无法弥补这个汉子内心的歉疚和思念。

  团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对高原和高原孩子们的牵恋开始明显起来。陈人杰辞别亲人,告别故土,回到他在高原上的“家”,与他的“援友”们一起在海拔4800米的羌塘度过漫长却如白驹过隙的五年。

  这是一个心系藏区的群体,他们情注羌塘,爱洒边疆;这是一个崇尚务实的群体,他们扎根基层,心系百姓,让藏北牧民住上温暖的家;这是一个爱心奉献的群体,他们狠抓教育,助力牧区孩子从小草成长为栋梁;这是一个激情燃烧的群体,他们以情著诗,热血为歌,以文化援藏为创新亮点,架起汉藏交流融合的新桥梁。西藏在上,赤子诗心,他们在生命禁区不忘初心,超越自我,铺就一条神奇的天路,为高原插上腾飞的翅膀,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雪域高原。他们有一个光荣的称号——援藏干部,陈人杰就是其中一员。

  

  邂逅高原——开启“缘”藏人生

  援藏之前,陈人杰是中信证券金华营业部的总经理。工作之余,陈人杰常以“出汗、看书、笑”自勉,保持身(出汗)心(看书)健康,笑对人生。虽然是一个职业金融人,但他身上却流露出一种不同于这个行业的别样气质,这让人联想到著名诗人斯蒂文斯,那个白天做保险、晚上写诗、与文坛无涉的美国人。无独有偶,陈人杰也属于始终游离于诗歌圈之外的一个。但这并未影响到他的诗歌创作。在写作上,他一直处于活跃的态势,且时不时地以个性鲜明、情真意切的作品给读者以惊喜。

  以浙江省天台县张思村为精神寄托,他的首本诗集《回家》得以出版。抒情诗人陈人杰从浓浓的家乡氛围中走出来,负笔彷徨,调整目光,满怀诗心地开启诗歌的更广润的“通衢”。人到中年誓不休,为赋新诗不言愁,他急需一片新的场域来放牧他的诗情画意。没过多久,机会来了,肩负着央企援藏的任务,陈人杰泪别妻儿,踏上了雪域高原。而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回赠他以不绝的诗意,相比于江南水乡,这里是更雄浑、蛮荒、无垠的乡土,根本不需要在自己的“腐骨”里搜括那仅存的乡土记忆,而是直面自然,直面辽阔,直面远古的写意、渺小与哀愁。

  从零海拔来到高海拔,从江南腹地来到了世界屋脊,从碧海来到了雪域雄鹰的故乡,陈人杰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然而高天厚土的西藏先给诗人一个下马威,生理上的高原反应还是极度难受的,“头晕、刺痛、口吐白沬,仿佛绝望的哀乐让人沉溺其中”。极至的体验使诗人的表达具有医生门诊记录般的细致、坦诚,缺氧时的恐惧、失眠时的绝望、病中的担忧,诗人一一记录在案,那真是一种死去活来的感觉,心灵的孤独和病痛是难以名状的,令人读后为之动容。

  那曲申扎县,是陈人杰“缘”藏工作的起点。藏北腹地,海拔4800米,色林措国家自然保护区,藏羚羊、黑颈鹤的故乡。在大美的自然造化之下,却是高寒缺氧带来的残酷生存挑战。但他不顾这些,在那曲工作期间,他先后担任行署和地委副秘书长、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等职务,一面带着“援藏干什么?”的苦苦思索,一面访贫问苦,忘我工作,履职担当,用足迹和心灵走遍牧区,为新时期的援藏干部和援藏工作树立了榜样。

  

  民生援藏——让藏北牧民住上温暖的家

  陈人杰把自己援藏工作所在的申扎县当成了另一个新家,在雪域高原上挥洒青春,拥抱理想。入藏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走遍了申扎县8个乡镇40多个村,深入了解牧民苦乐,真正做到了视西藏为自己的故乡,把农牧民群众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

  为改变藏北纯牧区的牧户“逐牧草而居”的生活现状,他和援友李志刚制定了以民生工程为重点的援藏工作规划和一套较为完善的援藏项目管理体制机制。同时,在他俩的努力下,五年来,中信集团共投资近6000万元基本上用于申扎县的安居房标准化建设,色宗村73户、278名村民再也不担心房子经不起风吹雨打了。雄梅镇一村一、二期安居工程项目共计安置58户牧民,在那曲西部县里一直是标杆工程;投入了1500万元资金用于安居房的维修和玻璃房的改造,解决了508户牧民的安置;投入85万元用于下过乡敬老院的建设,让牧民老有所养;投入435万元用于申扎县完小塑胶跑道工程,让孩子们尽可能不要输在起跑线上。

  除此之外,他还多渠道挖掘拓宽援藏资金来源,2015年通过总工会系统从中信集团工会争取到130万元用于申扎县职工之家建设;从银行结余资金挖潜400万元用于县行政办公区和县直干部职工周转房集中取暖工程,这在藏北也是创举,从而让职工们放心工作,冬天不再寒冷。

  陈人杰还参加了一系列的民生公益活动,并积极响应那曲组织部的号召,为那曲比如县白血病人捐款3万元;为尼泊尔灾区捐款2.2万元,其中2万元是通过红十字系统捐助的;落实驻村捐款10万元用于打井,这一切,都实实在在的给藏区人民带来了深切的关怀和温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陈人杰听闻申扎县的环卫工人和驾驶员常年在外作业,缺少过冬的防寒服的消息之后,他自己出资3万元,联系工厂加工生产。在冬季来临前,他把崭新的防寒服发放到了他们的手里,让他们的冬季也拥有了久违的温暖。

  几年来,申扎县的民生建设获得了较快的发展,各项民生工程建设获得了当地干部和群众的一致赞誉。最终,一个特色浓郁的申扎新城在藏北高原上崛起。

  

  教育援藏——助力牧区孩子从“小草”长成“栋梁”

  面对牧区幅员辽阔,世代居住分散,即使相对集中的行政村都没有幼儿园,牧民子女要送到县、乡上幼儿园,路途遥远、接送不便,也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现状,陈人杰说,一些上小学的低龄儿童上学路上,冰河、野兽等危机四伏,何况是学前幼儿,这使他陷入了深思,倍感焦虑,如何解决学前教育问题不仅关系到劳动力的解放,更关系到孩子乃至家庭的未来。通过对农牧区受教育现状的长期调研及反复论证,他用详实的数据、科学的分析、感人的事迹写成了《西藏学子攻苦食俭,爱在边疆助学圆梦》的调研文章,以及《关于申扎县巴扎乡7村幼儿园规范化建设项目的实施方案》,并反复向中信证券汇报申请。

  经过陈人杰的不懈努力,终于感动了内地的企业和员工。在中信证券公司的领导和员工们的爱心支持下,2014年,投入60万元建成了巴扎乡七村幼儿园试点,解决了高原孩子入托困难的问题。试点的成功让陈人杰喜出望外,开园那一天,牧民的哈达从50米之外飘了过来。至2016年底,陈人杰已多方筹措资金达600万元,建成了四所幼儿园,将牧区幼儿双语教育提前了2-3年。新建成的塔尔玛乡郎泽村幼儿园、申扎镇曲布村幼儿园、雄梅镇加雄村幼儿园,在草原上十分醒目,玻璃暖房里气温宜人,教室、休息室地板上铺着柔软的泡沫垫,五颜六色的桌椅板凳和小床整齐干净,孩子们在滑梯、蹦床上玩耍着,清脆的笑声飘荡在草原上。

  陈人杰的这一爱心援建引起了政府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央视一套摄制的大型纪录片《天河——献给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对幼儿园给予了充分的认可和肯定。陈人杰说:“他之所以三次延长援藏时间,刚开始是爱心,慢慢地变成了使命和责任……”,任何爱都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他准备在申扎县人口相对集中的行政村上建10所幼儿园,到那时幼儿园就像雪域小野花开遍申扎山冈,“这是我的另一组用爱和青春铸起的援藏组歌。”

  援藏以来,陈人杰充分体现援藏干部的本色,发挥个人优势,多方动员亲朋好友援助西藏教育事业,累计捐款1200万元,极大地推动了申扎教育事业的发展,使申扎县的教育在那曲地区名列前茅。功夫不负有心人,教育援藏的成功,在他心里埋下了沉甸甸的使命和爱的种子。

  当听闻申扎县中学缺少桌椅板凳的消息时,陈人杰心急如焚。他广泛动用自己的朋友圈,说服朋友这种爱是可以放大,并有体温和光亮的,最后筹措资金50万元,终于将3500套桌椅板凳无偿捐助给了申扎县所有中小学和幼儿园。

  润物细无声,当调研中看见申扎县中学图书馆占地面积不到30㎡,藏书最多不超过5000册时。陈人杰饱含着泪水和沉默,随后他从中信出版社募来1480册图书,并从中信证券(浙江)  募来3.5万元用于购买教育部规定的中学生必读书籍。此项活动刚刚拉开了一个序幕,目前他正在向中信集团提议策划“捐一本书,成就一个图书馆”活动,他说:“留一份温馨,书香永存!别看孩子小时候像一根‘小草’,长大后就是栋梁。”

  除此之外,陈人杰还通过个人和朋友捐助学校,帮助更多的贫困牧民和贫困大学生购买采暖设备、冬季燃料、保暖袜等,他的一系列教育援藏举措,让这些牧区的小花朵如沐春风般盛开在申扎山岗上,我们有理由坚信他们的未来更加美好。

  

  文化援藏——架起汉藏交流交融的“新桥梁”

  西藏这片高天厚土给了他极大的创作热情。援藏以来,陈人杰将对雪域高原的大爱,通过一首首展现藏地自然历史、人文风情的诗篇和歌词,感染了西藏的文艺界,架起了沟通汉藏民族、促进交往交流交融的桥梁,以文化开创援藏的新途径。

  西藏给了诗人一个更高的起点,西藏也给了诗人更开阔的视野。陈人杰完成了他援藏生涯中一次艰难而光荣的使命,也经历了他艺术人生的一次攀登。

  陈人杰在西藏工作期间,创作了大量以西藏为题的诗歌,喜马拉雅和雄鹰意象,无疑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新的陈人杰,一个新的诗人,新的丰富的精神世界。

  在党中央提出并实施“中央对口援藏”伟大战略20周年之际,在中信集团、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组织部的支持下,由陈人杰撰写的大型援藏组歌《极地放歌中国梦》文本,经西藏著名作曲家美朗多吉等五位藏族作曲家谱曲,形成了“极地放歌中国梦——纪念中央对口援藏20周年大型组歌”。这是西藏历史上第一部史诗性的组歌,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赏。作品被誉为“西藏历史上也是援藏历史上第一部史诗性的组歌”,是高原怒放的艺术精品,也是“中国梦”在雪域高原的艺术呈现。这是一次共筑中国梦的创举,是献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原赞歌。

  《极地放歌中国梦》以诗与歌合流的“歌诗”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诗与歌分离后的彼此困境。架构组歌的“西藏,我来了”、“援藏,缘藏”、“极地放歌中国梦”三个乐章,就像援藏干部的心灵三部曲,既外化、凸显出他们在高原安放理想,真诚奉献,和藏族人民结缘续情,共筑中国梦的灵魂脉动,也不时流露着他们夜阑人寂、工作之余对远方故土和父母、妻儿等亲人的牵挂和思念,家国之思与儿女情长交织,明亮向上、朴素健朗的语汇,同美朗多吉、旦增边洛等精准恰当、抑扬有致的曲调相遇,或者说诗与歌的配合,相得益彰,完成了援藏干部的精神书写,随着歌声的推衍,援藏干部的思想风貌、喜怒哀乐渐次清晰,从而使诗歌兼具了流动的音乐与凝定的雕塑的双重功能,既能看,又能听。

  “极地放歌,放的是高原欢乐的歌,是民族团结的歌,是20年援藏成就的歌,是援藏干部心灵的歌”。该组歌先后在央视CCTV15音乐频道以及各援藏省市卫视播出,《人民日报》几乎整大版刊登了歌词,《求是》小康杂志等刊物详尽报导了组歌背后的故事以及援藏20年来的巨大变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该组歌入选中国全面小康拉萨样本,作为展现西藏文化成就和重大成果被载入史册。

  援藏五年,陈人杰“一路向西”,在大地和心灵两条路径上接近西藏;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上认识西藏。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把援藏之行变成了诗歌之旅。珠穆朗玛、念青唐古拉山口、甲岗雪山、拉萨河和尼洋河、申扎河、普若冈日冰川、卡若拉冰川、纳木措和色林措、可可西里、羌塘草原、双湖无人区……陈人杰敞开思绪,与这些奇山异水对话,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具有精神深度的西藏诗歌地图。陈人杰以心灵为树,采摘累累的果实与大地分享,用自己的一呼一吸穿越万物和长躯,最后让爱脉脉地流淌成为信仰的甘泉。目之所及、心之所念汇集成了今天的诗集《西藏书》。《西藏书》于2014年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梦”文艺扶持诗集和西藏宣传部文艺扶植作品,2017年春由西藏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最近,他又担纲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资助项目《天湖——西藏十大圣湖》音乐诗画MTV的总撰稿人,投入新的创作,全面展现大美西藏。

  这一系列援藏举动,传达着陈人杰与西藏人民浓浓的鱼水深情。他虔诚而善良,热烈而谦卑,用热血与青春传递着民族团结的炽热感情,用真情无私奉献,用生命书写忠诚,用真爱演绎和谐……

  

  放歌高原——肩负着“家”“国”的嘱托

  青藏高原,最稀缺的是氧气,最宝贵的是精神。一批批援藏工作者铸造了“老西藏精神”、“两路精神”与“高原精神”。“高原精神”蕴涵着变贫瘠为沃土,变落后为繁荣,变黑暗为光明,变绝境为坦途的巨大力量。缘分、感恩、传承,是每一位援藏干部用自己的生命写就的诗行。通过包括自己在内的一代代援藏人的努力,将一个欣欣向荣且美丽幸福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展示在“世界屋脊”之上,是每一个被召唤着来到这里的援藏人最朴实的梦想。如同召唤万物的大海在召唤着我们的生命一样,陈人杰从来没有忘记西藏的召唤,爱洒边疆,守土有责,结缘西藏,放歌高原,用无悔的青春在海拔4800米的祖国高地,坚守在高原的最基层,接力援藏,情注羌塘,终于铸就民生、教育、爱心和文化等多维度的极地放歌中国梦。

  有时回拉萨休假,大昭寺的转经人群中有他的身影,藏餐馆中有他的身影,龙王潭公园中也会出现他晨练的身影。夕阳西下,他放歌于藏北高原,用最美的文字诠释对牧区对西藏的真挚感情。他心系雪域,希望用坚实的脚印,质朴的文字放歌于高原之巅,用无悔的青春和辛勤的耕耘铸就文化援藏的新篇章。

  然而,对于这样一位放歌高原的援藏干部,回家对他来说只能是行色匆匆的一瞥。对他而言,知书达理的妻子就是他援藏最坚强的后盾。

  其实早在2012年,年届44岁的陈人杰喜得一子,此前陈人杰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如今儿女双全。虽然儿子尚在襁褓,但深明大义的妻子却对陈人杰说:“放心,你的孩子,我给你照顾好,牧区的孩子也是孩子,你照顾好。”听到这儿,陈人杰的两眼顿湿,想不到平时温婉娇弱的妻子竟有这份胸怀,他深知不是一个人在援藏,而是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嘱托。但对妻儿的思恋、愧疚、也会让这个七尺男儿在深夜难眠。在他的诗歌《昨夜托月光捎去的约会》中我们可以读到他内心的纯情和忧伤:“昨夜托月光捎去的约会/妻子可有收到/今晨太阳像花一样/还是像她哭红的脸//白云是她的额头/经幡是她的发辫/风儿是她的鼻息/她是我心中的另一座高原”。

  对于陈人杰来说,西藏不是他的一件外衣,而是骨肉,是血液里的吟唱。沐浴着浩荡的阳光、大风、骏马、放歌、哭泣和欢笑,他就像西藏的一个喉管,藏衷肠于血脉,赋热血于生命,用渺小的身体投注苍穹,用不再红润的唇和不再年轻的脉搏吹颂着一曲曲高原赞歌。

  “我要在蓝天白云的极地歌唱/让帐篷成为一首歌/牛羊成为另一首歌/我要在高高的雪山上歌唱/让哈达缠住心跳/让血液浇灌青稞/我要用揉搓酥油糌粑的手揉搓灵魂……”

  

  

  

Copyright © 2015-2016 西南政法大学校友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电话:023-67258187 Email:xzxyh2002@163.com

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重庆三峡广场支行  帐号:3100024109024954193 单位:西南政法大学重庆校友联谊会

通元 社区